Detail

515
3
0
0

此生,你我皆短暫燦爛=選書主題活動試閱此生,你我皆短暫燦爛= On Earth We’re Briefly Gorgeous / 王鷗行著; 何穎怡譯.

  • au: Vuong, Ocean, 1988-
  • oau:
  • oti:
    • On Earth We’re Briefly Gorgeous
    • 藍小說;
  • Publish: 臺北市 : 時報文化 2021[民110]
  • cu: 藍小說;309
  • Subject: 小說
  • ver:初版
  • ISBN: 9789571386508 (平裝) :: 新台幣360
  • Ref. URL:
  • ref_id: 005152604 | MARC

Holdings Info

<摘錄自:博客來網路書店>
「想要燦爛,首先你要被看見,被看見,就是容許自己成為獵物。」 一封兒子寫給不識字的母親的信。
「小狗」年幼隨家人從越南移居美國,面對陌生的土地和陌生的語言,母親教導他維持低調隱形,以保安全。十多年過去,已成為作家的他某天被母親問到:「作家是幹什麼的?」於是他決定為不識字的母親寫一封信。信中款款回溯他與母親以及外婆三人相依為命的童年往事,他出生前的家族史,以及,他個人祕密的情感。
詩人為孕育他的母親寫故事。然而,說起「玫瑰」的故事,需要語言、記憶與文字,唯一的方式,必須由兒子「小狗」成為故事的主角。一種班雅明式的祕密契約。只是在這個故事中,「我」不再如母親教導的保持低調隱形,生起了改變一切的決心。小狗說:「儘管我的人如字,在這世間毫無分量,卻依然負載我的生命。」
「王鷗行是極具天賦的觀察者。」──《紐約時報》
「美不可言,極具創意。」──《衛報》
當代文壇最受矚目的青年詩人王鷗行,如詩的文字美得耀眼,具高度原創性,能即刻感受到哀傷與美。詩是創造,關於自我生命,如此詩性的語言書寫記憶,攻破了小說是虛構的心理防線,真實觸動心靈;若問詩人為何寫起小說,因為掌握語言和記憶才能揭露自我,本書因此被譽為近年來世界文壇中最重要的一部出道作品,若藝術的目的是期待世界找到自己,藝術就能超越生命限制,超越時間。

Top